首页 > 记录 > 新闻

蒙古族女孩返乡创业:让家乡的特色农畜产品走得更远

www.cnvsj.cn | 时间:2019-11-19 09:44:57 | 来源:中国食品报

  原本在北京创业,经营一家小公司,生活过得有滋有味。但 2012年家中的一场变故,让郭丽丽放弃了原本的生活,回到了家乡——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科右前旗。让人想不到的是,回到老家的她反而找到了自己的另一片天空——依托当地优质农牧产业,成立种畜专业合作社,不断挖掘本土农产品的特色品牌,带动当地农户致富。如今,郭丽丽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返乡创业“新农人”。

内蒙古自治区有关领导与郭丽丽(右二)座谈

  毕业之初事业小有所成

  兴安盟科右前旗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东北部,地处大兴安岭南麓。这里有成片的沃土良田,滋养着品种丰富的农产品;也有广袤的草原,养育着成群的牛羊牲畜。

  今年 31岁的郭丽丽出生在科右前旗德伯斯镇的一个农户家庭里,虽然是蒙古族,但郭丽丽的蒙语并不十分娴熟,因家附近的学校以蒙语授课为主,郭丽丽只能到离家 100公里以外的额尔格图镇读汉语学校。三年级后,郭丽丽转回所在乡镇的学校,离家 15公里,在别人家住宿。“那个住家是专门为学生提供住宿的家庭,类似现在的‘小饭桌’。”郭丽丽告诉记者,每到周末,她与同村的小朋友相约一起回家,背着换洗的衣服、书包,有时候能搭上车,但大多需要自己走回去。不管春夏秋冬皆是如此,尤其到冬天,气温常常在零下 20℃以下,积雪很厚,寒风凛冽。

  环境艰苦也没有影响她的学习成绩,2005年,郭丽丽考进北京工商管理学院,2009年毕业选择留在北京。同年,她创办了一家建筑安装公司。

  “家乡在北京工作的人很多,我毕业之前他们就从事空调安装,毕业之后成立了公司,以前是给别人做,后来是我们自己做。事业干得很有声色,现在许多工人还在北京,有的已经在北京买了房子。”郭丽丽告诉记者,因为老乡们做空调的特别多,但他们都是分散着做,拿到手里的利润不太高。当时在北京做空调利润可观,郭丽丽就想,给别人做还不如自己做,注册公司也不是特别难,于是就把老乡们都聚合在一块,组成一个团队,开始创业第一步。

  郭丽丽清楚记得,当时挣到的第一笔钱有10多万元,这对于一名从农村走出来的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已经很多了。

  离开都市生活返乡再创业

  2012 年,丈夫的父亲突发重病,为了照顾老人,两人决定离开北京回乡。

  郭丽丽夫妇出生在同一个地方,两人对这里有着同样的情感。在照顾老人的同时,郭丽丽认准了家乡高品质的农产品和优越的养殖环境,成立了种畜专业合作社。2012 年 11 月 16日,科右前旗德伯斯供销合作社正式成立。郭丽丽将几年打拼积攒下的 100 多万元全部投入进去,盖起了舍饲养殖标准棚圈。次年,她又花 20多万元购买种羊。

  2013年,郭丽丽先引进小尾寒羊。当地的老百姓以本地羊养殖为主,这种羊繁殖率低、出肉量小。郭丽丽给当地百姓种羊,帮他们改良品种,然后再回购小羔羊。

  然而,2014年初,羊肉价格一路下跌,没有实际养殖经验的郭丽丽事业遭受了重创。虽然是农村出身,但从小没参与过种养殖的郭丽丽对农业生产和牲畜养殖并不十分了解。2012年刚回来时,郭丽丽只想着政策好,自己努力就能做起来。但隔行如隔山,对养殖业的不了解以及进入行业的时间节点不佳,没有调查市场,导致在羊价最高点买,羊价最低点养。此外,郭丽丽所在的地区自己家没有草场,人均土地也比较少,想多养点羊,草料还得靠买。

  “已经投入那么多,又一直赔钱,尤其是养殖这块,养羊接羔或者哪块没弄好,可能一年的辛苦就白费了,所以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要跟着,工人说羊不吃草了我们就要赶紧去看。”郭丽丽说,虽然亏损严重,但一直咬牙坚持,用她的话说, “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2016年,合作社连工人都雇不起了,加上孩子又小,郭丽丽一家三口在牧场放了两个月羊。

  “老百姓一看羊价掉了,基本上都不怎么愿意养了。但我们没办法,基础投入太多,只能坚持自己养、自己卖、自己繁育。羊价一直下跌,到2017 年初才开始反弹。”郭丽丽回忆: “2013 年连引进种羊加基础建设,投入了 300 多万元。2014 年、2015 年、2016 年都是亏损状态,亏损200万元左右。”

  2016年,郭丽丽注册了电商平台,通过网络销售羊肉。2017年,市场回暖,亏损的局面扭转过来。现在他们共有 1000多只羊,一年的出栏量保持在 1000多只,没有再盲目扩大。

  郭丽丽认为,自己注册的电商平台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合作社亏损止血的重要工具。因为所售羊肉的品质优良,得到消费者信任,口口相传间美誉度增强,流量也随之增加。

  带领乡亲致富成为“新农人”

  2017—2018年间,经常有消费者问: “你们家除了羊肉还有没有其他产品?”就是这样简单的询问,郭丽丽竟然把种植也做起来了。

  “种植这块主要以老百姓的庭院为主,要是大规模的话保证不了质量,我们北方的庭院也不是特别大,家家种个几亩,有白玉米、黏玉米等,今年主要推出的是真空包装的糯玉米。”郭丽丽告诉记者,她利用老乡们有限的庭院土地,种植高品质农产品,以订单的形式,向老乡提供种子、有机肥。成熟后,郭丽丽再以高于市场的价格回购,进行再加工,然后销售。

  2018年,郭丽丽按一斤 1.5元收购玉米粒,高于市场价两倍以上。今年的糯玉米棒按 6毛一棒的价格收购,回收一亩最少是 3000棒,这样老百姓每亩玉米可收入大约 1800元,一亩地能增收 1000多元。

  “老百姓见到了利润,更愿意继续跟着干。”2017年,在当地政府以及相关部门的支持下,郭丽丽的电子商务服务站扩大了经营范围,将五谷杂粮、肉禽蛋类、瓜果蔬菜、民族服饰以及手工艺品等产品都加入到了电商平台,创建了村中特色电商扶贫品牌,让村民按照品牌标准种植生产农副产品、特色产品,统一回收,通过电商平台线上销售,鼓励带领村民发展第三经济并实现增收。

  2018年,郭丽丽通过电商扶贫带动百余农户致富,其中带动建档立卡贫困户 88户,带动辐射本镇及周边 4个村,同时发展庭院经济,包括种植彩色马铃薯、黏玉米,养殖特色小笨鸡等。2019年截至目前,郭丽丽电商服务站的销售额已经超过 260万元。

  今年郭丽丽又投入 200多万元建设了糯玉米加工厂,现在工厂已建成,接下来要扩大生产量。但她考虑靠农户的种植量是不够的,还想办一个种植基地。

  郭丽丽说: “起步阶段手里资金也不多,之前投入的资金还没有赚回来。在种植方面,先留一部分试验品种,然后通过土地流转的方式与更多农户合作。”她认为,无论是特色种植还是畜牧养殖,都需要不断挖掘本土特色品类,创建特色品牌,形成大规模、多种类的种植养殖一体化的综合体。强大的品牌影响力,才能让家乡的特色农畜产品走得更远。

  (桑伟楠 本报记者 薛海军 孙鹤)


免责声明:中国食品报融媒体对页面视频、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本网站转载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