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 > 新闻

坚守的力量 台商陈吉昌的生态农业梦

www.cnvsj.cn | 时间:2019-01-02 10:19:29 | 来源:中国食品报

  【中国食品报融媒体】(本报记者 王朝强)台商陈吉昌,人称“昌哥”,在福建深耕立体生态农业 20多年,是一位接地气的农民台商。如今年过花甲的他,初心不改,本色不变,依然与他眷恋的土地朝夕相处,乐做一名辛勤的园丁,用心编织着他在祖国大陆的生态农业。

  一生致力于一项事业,是一种忠诚和秉持,是一份神圣和感动,需要崇高的职业操守和专业精神。这一切,源自坚定的信念、坚守的力量。陈吉昌身上,保持着这种信念和力量。

  2018 年 10 月 26 日,采访的地点约在福建漳州的海峡花卉中心。记者刚步入陈吉昌的台创园艺农场,大步迎来的陈吉昌伸出热情之手,开口自我介绍:我是一位来自宝岛台湾的农民,土地的儿子。

  61 岁的陈吉昌外表黝黑,全身透着太阳的味道、泥土的气息。“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这是记者对陈吉昌的第一印象——衣着朴素,热情而不失真诚,认真而不失随和,像邻家大叔般亲切。

  土地情结的坚守

  枝干挺拔,树叶油绿……纵横规整的树葡萄生机勃勃。引着记者参观漳浦县台创园艺农场,陈吉昌习惯性地瞅瞅身边的绿叶,捏捏根部的泥块,看看土壤含水量。

  “这些种植的树木,我多用点心,病症就能及早发现、及时处理,尽可能护佑着他们茁壮成长。”谈起种植业,陈吉昌眼神明亮起来,言语也更温情。

  陈吉昌和大地的情感,这辈子注定纠缠难断。

  1997 年 7 月初,陈吉昌因缘际会来到福建省仙游县考察,8 月就决定投资。短时间就决定后半生的走向,看似轻率冲动,实则深思熟虑。当时,他认为闽台相隔咫尺,相似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为两地的农业合作奠定良好基础。而且台湾优良的果蔬品种、先进农业技术和管理理念引入,必定推动福建省现代农业飞跃发展,前景可期。

  1997 年 8 月开始,随着数千万元的资金陆续到位,3 家种养殖场、占地近 60 万平方米的立体生态农业企业逐渐成形,开启了陈吉昌在祖国大陆 20 多年的创业之旅。

  首家公司从建设之初到后期运行,始终贯穿着陈吉昌坚守的生态理念。环保评估先行,环保建设资金占了总投资的 20%左右,每天环保运行便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成本增加,意味着利润被压缩。这笔账陈吉昌心里自然有数,却仍然坚持。在那个重经济效益、轻环境保护的年代,陈吉昌的这种坚持,许多人不理解。但恰恰是这种坚持,让养猪场周边居民对生活环境会恶化的担忧消失了,也让环保部门赞誉有加。

  “土地生长万物,支撑着人类的生命。任何污染和破坏土地的行为,都是跟自己的生命过不去,是不明智的,都是被短视的经济观念误导的。”陈吉昌认真地说, “养猪这个行业容易造成污染,台湾摸索实践出来的这套立体生态模式,可以较大程度地减少对土地的伤害。我想通过自己的坚持,让大陆的同行看到这些环保效益,去学习推广它。经济要发展,大家赖以生存的环境也要保护好。”

  对皇天后土,陈吉昌一直敬畏以待。这和他的成长经历有关。

  陈吉昌的老家台湾云林县,自古以来就是农业大县。陈吉昌共有兄弟姐妹四人,作为家中长子,陈吉昌从小就是家里主要劳动力。七八岁开始,他经常凌晨一点多就起床,跟随父母亲到菜地帮忙。也正因为有了这些劳动经历,在就读中学一年级时,陈吉昌劳作栽培考试得到了全校唯一的满分。

  儿时记忆,苦乐参半。陈吉昌对土地怀抱感激之情——因土地,家依然挺立,兄弟姐妹健康成长。

  共享信念的坚守

  九棵大榕树静静伫立在晋水溪畔,圈出 9 个阴凉地盘,周边滩涂上整齐排列着树葡萄。几名工人在林中穿梭,浇水、修剪枯枝。2015 年,陈吉昌与当地企业家联手,承包了泉州市浮桥镇新步社区的这片滩涂,3 年多后,建成了一个绿荫遍地的树葡萄种植庄园。

  “只要昌哥在这个庄园,每天浇水的工作我们就可以不管,都被他包下来了。”

  “树葡萄这种新品种,昌哥是专家。怎么根据枝干和树叶的变化来判断得了什么病,这些都是昌哥教我们的。”

  “干活累了,休息的时候,昌哥跟我们蹲在树下聊天。公司每月聚餐的时候,我们互相敬酒,他就是带头大哥。”

  朴实的员工有点腼腆,你一言我一语中透出对这位台湾老板的敬重与赞赏。

  “喜欢这种家的感觉。”鲍士磊说。他是福建省泉州市鲤城区良园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的主管,16岁进入陈吉昌的农业公司,经过 18年的锻炼,足以独当一面。3 年前,陈吉昌开发建设这个树葡萄种植园时,把他从总部调来委以重任。

  “客户过来买树葡萄苗木,常规的都有一定的价格标准,但价格浮动的范围我可以决定,陈总充分赋予我这些拍板的权力。”鲍士磊说。信任、放手、培养,陈吉昌给予的成长空间,让鲍士磊在这家农业公司安心工作将近 20 年。

  “公司给我们的工资不低,福利也不错,陈总待我们就像家人。待久了,我们之间的感情越来越像亲人。最关键的是,我们在公司里更像主人,不像打工者。”漳浦县台创园艺农场主管罗明华已跟随陈吉昌 20年,他说,在公司工作超过 15 年的员工,占总数的三分之二。

  开拓市场,接待客户,确定葡萄树苗木成交价……陈吉昌赋予管理层最高权限,以放手散养的方式,促进他们快速成长,即使出现失误,也愿意帮他们支付成长的代价。每年公司的利润,陈吉昌只保留 60%用于公司的发展;其余的 30%根据员工的综合表现,给予不同的奖励;剩下的 10%纳入公司的安全基金,以应对员工的不时之需。

  “公司是我的,也是员工的,他们的生活和未来跟公司紧密相连。公司发展得这么好,不是我一个人能做到的,是大家努力的结果。”陈吉昌说。金钱不看重,利益共分享,是陈吉昌性格使然。早在台湾达到创业高峰时,年轻的陈吉昌就露出这种特质。

  上世纪 80 年代,陈吉昌与几个合作伙伴在台湾南投县创办了协兴牧场,年出栏 8 万多头生猪,名列台湾同行业前列,是台湾效益最好的牧场之一。在当时台湾畜牧养殖行业,陈吉昌是无人不知的名人。当时协兴牧场实施一项福利,就是根据员工级别和表现等综合评估,分别补贴 50 万—80 万元台币添置汽车,一时成为台湾业界的美谈。

  陈吉昌对公司员工如此,对合作伙伴也不例外。纪勇惠是龙海市养猪大户,陈吉昌到大陆创业的首站就是在仙游县经营种猪场,因业务往来,原本两岸素昧平生的两位农民开始有交集。在陈吉昌的引导下,纪勇惠尝试种植树葡萄。有一次,来自浙江温州的客商准备购买价值几十万元的树葡萄苗木,先找纪勇惠商议,后来又和陈吉昌接洽。得知来龙去脉后,陈吉昌并没有仗着总供应商的优势试图拿下订单,反而协助纪勇惠做成了这笔生意。

  利益共享,赤城相待,两颗合作的心贴得更紧密。2013 年 4 月,陈吉昌和纪勇惠在龙海成立合伙企业,建立福建省第一家两岸农民合伙农场,联手共圆共同的树葡萄王国梦。

  文化传统的坚守

  守时守信,陈吉昌的这个习惯,记者从他待人接物的细节中已感受到。约好专访的时间和地点,记者如约而至,他已煮茶以待,丝毫没有亿万富翁的架子。首次会面,陈吉昌看起来一脸倦容。那几天,他应邀参加了在西安举办的一场果酒饮品论坛。会后,陈吉昌立即飞回厦门,再开车赶回漳州的种植基地。一路马不停蹄,只为了守时。

  “宁愿我等别人,也不愿让别人等我。约好的事情,就是一种承诺,我当尽力而为。”以诚相待的传统准则,陈吉昌一直恪守,至于自己车马劳顿,却轻描淡写。

  “昌哥”是朋友对他的习惯称呼。采访时,陈吉昌办公室来了 3 个人,朋友、合作伙伴和老客户,打的招呼都一样。“大陆认识我的朋友,都这么叫我。其实这个称呼在我二十几岁时就有了。现在我每次回台湾老家,不管是老少乡亲和朋友,全叫我‘昌哥’。”对这个带着敬意的称呼,陈吉昌乐在其中。

  处事公道、打抱不平、乐于助人,当年刚 30 出头的陈吉昌就扬名十里八村。邻里矛盾,要他去评评理;经济纠纷,请他出面协调;朋友生意往来,因他担保而携手合作……“昌哥”这个称呼,在经历一场猝不及防的天灾以后,更是得到广泛认可。

  那是 1996 年 8 月, “贺伯”台风正面袭击台湾,给一直事业顺风顺水的陈吉昌带来意想不到的伤痛。短短一个小时,泥石流冲毁了整个养殖牧场,冲走了数万头猪,也带走了 8 位员工的生命,其中包括陈吉昌的大舅子等亲人。

  面对灾难和伤痛,陈吉昌选择了坚强。“以一种积极的心态去面对灾难,就是最好的反抗。”他说。陈吉昌以最快的速度处理遇难员工的后事,抚慰遇难者家属,协调各方给予他们高额抚恤金。当时,陈吉昌一直谨记父亲的教诲:人世间没有绝对的是非对错,每个人应该要有自己的立场。陈吉昌守护的立场,就是社会责任、人文关怀、仁义当头。正是这种坚守,在地方政府补偿和保险公司赔偿遇难员工每位 100 万元台币之外,陈吉昌还协调股东,凑集 1000 多万元台币额外补偿安置金。

  陈吉昌说,虽然天灾给牧场造成数亿元台币的经济损失,但是人死为大,那些曾为牧场发展繁荣流血流汗的员工们付出了生命,即使自己再困难,也要尽最大努力安顿好他们的身后事,才能无愧于心。

  家国情怀的坚守

  “闽台农业合作优势互补、互利双赢,两地民众在农产品贸易、农业生产要素流动、经营管理方面的合作,都能有效促进闽台农业的发展。”陈吉昌说。

  上世纪 90 年代,他就一直关注祖国大陆对台政策,特别是福建对台农业合作的政策和态度。上世纪 90 年代中后期,福建福州和漳州两地成为大陆首批海峡两岸农业合作试验区后,闽 台 农 业 交 流合 作 加 快 进 入 领 域 更广、层次更高的格局。陈吉昌“驿动的心”再也难以平静。

  1997 年 7 月,通过朋友的牵线搭桥,陈吉昌来到福建省仙游县实地考察,并与一些有合作潜力的企业展开深度对接。8 月,启动了合作投资的立体生态农业项目。陈吉昌看中当地气候、资源、地理、生活习惯与台湾中南部山区相似,希望通过产业拓展、高新技术和管理经验等移植,实现无缝对接。

  “那时台海危机刚过一年,但毕竟是一家人,政治格局不会影响血缘的亲近感。”陈吉昌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仙游当地民众的真诚、政府部门的支持,让身在异乡的他没有异客的感觉。

  两岸一家亲。经过多年观察和了解,陈吉昌判断大陆对台政策和闽台农 业 合 作 在 连 续 性 等 方 面 不 存 在 问题。于是,他告别父母和妻儿,带上所有财产,独自踏上福建的土地,满怀激情开创自己的立体生态农业版图。

  “刚来创业的时候,的确压力很大,还好我判断正确。借助大陆经济发展快车道,我的企业发展迅猛。现在,每次说起我的眼光和前瞻性,我太太都会竖起大拇指。”陈吉昌说。他自己最满意的是早期对孩子未来的规划。儿子陈正信就读于福建农林大学,毕业后成为企业的干将,工作中,与仙游姑娘叶丽清结为伉俪,生下 3 个儿女。在陈吉昌的扶持下,陈正信夫妻已接管大部分种植园,业务稳步提升。

  世间难有十全十美,人生也会起起落落。2013 年,仙游县开展畜禽养殖污染全域整治。陈吉昌公司的养猪场建在木兰溪旁,属禁养区范围,被列为重点整治对象。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政府提出决不能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来换取经济的一时发展。对此,我表示支持,即使公司损失重大,但我还是配合当地政府做好关闭养猪场的工作。”陈吉昌说。为了支持当地环保规划,为了全域土地的“休养生息”,陈吉昌二话不说,把存栏的三四万头生猪和母猪全部抛售,3 个大型养殖场基础设施全部拆除。陈吉昌算了一笔账,按照正常年份,这些立体生态农业项目每年能给公司带来近亿元的收入。这是他到大陆创业的第一批项目,凝聚着十几年的心血。

  拆除关闭养殖场后,陈吉昌面临着人生又一次的抉择。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陈吉昌早就注意到,大陆苗木花卉市场潜力巨大,养猪场周边原本就种有巴西甜樱桃、中东海枣、华盛顿棕树、加拿利海枣、台湾真柏 、红皮榕等十几万棵名贵树木,公司已掌握了 许多 苗木 培育 种植 技术。这些优势可以帮助公司快速切入新的业务。陈吉昌决定化危机为机遇,走上转型之路。

  健康理念的坚守

  因土地情结,陈吉昌一直从事跟农业相关的行业。到大陆创业,仍然选择农业,还是生态农业。众所周知,农业生产周期长、见效慢、风险也高。台湾老朋友都劝他放弃,但陈吉昌却毅然决然地扎进闽台农业合作领域,不管种植果树还是名贵观赏苗木,他都坚持使用有机肥。

  “民以食为天。提供健康的食品是我们农民的本分。追求经济效益,我们可以通过科学的管理模式和先进的种植方式来实现。求质量就要遵循古法、顺应自然。”陈吉昌说。公司从种养殖立体农业向种植业转型,展开未来产业布局。陈吉昌选择了树葡萄种植作为突破口。但在同行看来,这却是一种固执的行为。

  树葡萄又叫嘉宝果,原产巴西,因果实长在树干上酷似葡萄而得名。树葡萄四季常青,可当作景观树,果实如宝石般晶莹,味似山竹,香似芭乐、凤梨,营养价值高。作为新品种,这种水果味道独特,国内市场稀缺,每公斤价格可高达三四百元,种植效益很可观。

  树葡萄有一个缺点,生长缓慢,种植 8 年才开始挂果,生长 12年至 15 年才进入丰产期,这足以让企业沉淀大量资金。加上十几年之后市场的变化,这些难以预测的因素,让众多农业公司望而却步。

  上世纪 60 年代初,台湾即从巴西引进树葡萄种植,如今拥有一套成熟的种植技术和管理流程,在果实的营养分析、精加工开发等方面,都积累了大量的科研成果。健康、绿色、天然,这些字眼让陈吉昌心动不已。2005 年陈吉昌专程回台湾,对树葡萄产业各方面进行系统调研,长达半年多。

  “种植过程很少打药,符合绿色食品要求,而且它四季常青,一年能开 4 次花、结 4 次果,适合作为观光农场的主栽品种,前景广阔。”陈吉昌说。那年,他果断投资数千万元,从台湾移植了一批树葡萄母本。“随着经济发展,大家生活质量提高,对绿色天然食品的需求必定随着增长,大陆潜在市场应该非常广阔。树葡萄是岁月积淀结出的好果子,这种风险值得挑战,这种寂寞值得守候。”

  如今,陈吉昌在莆田、泉州和漳州等地都开发建立了树葡萄种植园,面积接近 3000 亩,有二三十万株的树葡萄。其中,仅位于龙海的吉惠合作农场,总投资已达 2000万元,10 年树龄以上的苗木将近两万株。经过 13 年的辛勤栽培,终于等来了收获的喜悦。去年,采摘 7万多公斤的树葡萄,除了部分鲜果直接提供市场,剩余的主要用于酿制嘉宝果酒。

  福建省农科院亚热带农业研究所生物加工研究室出具的《嘉宝果营养及药用价值研究》表明,嘉宝果的果实含有维生素 C、钙、磷、铁、膳食纤维、维生素 B 1 、核黄素、色氨酸等营养成分,果实和叶片中含有的活性成分具有清除自由基和抑制葡萄糖苷酶活性的作用。

  陈吉昌给自家的嘉宝果酒郑重地起了品牌名称——瑞佑安。“‘瑞佑安’这三个字,由我三个孙子、孙女名字的最后一个字组成。我希望打造一个百年品牌和百年嘉宝果酒庄,让儿孙们继承。同时,我也借此向市场和消费者表明态度,我对这个品牌寄予厚望。”他说。

  陈吉昌说,嘉宝果浑身是宝,可以当水果吃,嫩叶还能泡茶;可以酿酒、榨饮料,制作蜜饯、果酱、牛轧糖,甚至可以提取原液制作面膜、美容精华等保养品。目前,以嘉宝果为原料制成的各类精深加工食品已经在台湾大量上市,他的农场产出的果实,也有相当部分被运往台湾作为原材料。今年,他计划在龙海建一个嘉宝果饮料和红酒加工厂,就地加工嘉宝果。未来,当种植园果实盛产的时候,他期望能与志同道者联手,开启精深加工之路,延长产业链,寻觅更大的发展空间,让国人都能够品尝嘉宝果的系列产品。

关注“中国食品报社融媒体”公众号,获取即时资讯

相关新闻

  • 坚守的力量 台商陈吉昌的生态农业梦

    台商陈吉昌,人称“昌哥”,在福建深耕立体生态农业 20多年,是一位接地气的农民台商。如今年过花甲的他,初心不改,本色不变,依然与他眷恋的土地朝夕相处,乐做一名辛勤的园丁,用心编织着他在祖国大陆的生态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