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 > 新闻

方志杰:一个基层市场监管人的“新冠”七日记

www.cnvsj.cn | 时间:2020-02-04 11:37:37 | 来源:四川乐山马边市场监管局

  小城的乙亥猪年在不知不觉中攸然而逝,庚子鼠年我才刚刚从脱贫攻坚紧张的迎检工作中稍稍缓过点劲,爸爸妈妈带着我的一双儿女从乐山返回马边,今年的春节单位没有安排我值班,我之前调休的时候带儿子去了趟峨眉山滑雪摔伤了肋骨,回来走路都疼,春节也没打算再去哪里玩,农历二十九的下午一家人张罗了两大桌丰盛的饭菜,爷爷奶奶九十岁了,他们有九个子女,热热闹闹的一家人,聚在一起的叔叔伯伯们天南地北的侃,澳大利亚四个月不灭的森林大火,美国佬又挨了伊朗人的冷枪,最逃不开的还是新冠肺炎导致武汉封城的话题........听说连钟南山都亲自出马了,专治肺炎的那个。

  24日,除夕,早上的新闻,大数据显示武汉封城前有29.9万人连夜离开武汉,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带着八岁的儿子去买了一百块的钱的鞭炮,给小孩们包好压岁钱,开始在手机上搜罗肺炎的相关信息。大年三十下午正宗的年夜饭,还有大伯一家没有到家,打电话去问,说是雷打石检查站在开始拦车测体温了,车排了老长。有警察和医生执勤,大家都在排队等,大伯一家带来了成都的消息,说是大城市口罩已经脱销,到处人心惶惶。鼠年除夕夜的烟花格外凋敝,十几分钟就草草收场。

  25日,大年初一,我妈回门,农村的传统年味比城里要浓的多,小舅家张罗了七桌丰盛的菜肴宴请各家姨娘大舅和他的生意伙伴,小舅家的表哥是村支书,忙里忙外的招呼客人,我察觉到他灿烂的笑容下隐藏着一丝不安。平时生意场上是交际能人的表哥第一次在自家的午宴上没有喝酒,这没有主人敬酒的饭局很快结束,午饭后我妈和姨娘们去菜地里搞菜,我带着儿子去我小时候玩耍的那片河滩给他讲过去的故事,表哥给我发来一条微信:“今天客人太多了,都没有留你们打打牌,对不住啊!”我人都还没有走,主人家已经没有想留我的意思,表哥交际广,圈子大,可能是听到了某种比新闻里更坏的消息。我拉着我妈从地里摘来的一大堆萝卜和蒜苗回到城里,短信突然响起“请单位正式职工全部取消休假,想尽一切办法明天之前回归岗位上班,如有到过疫区的人员务必到疾控中心报备,进行隔离”,连发了三遍。

(核查超市生活必须物资供应情况)

  26日,大年初二,我打开手机第一眼看到就是局长不准任何人请假的消息,晚上十二点多发的,当时觉得大过年的家里坟都还没上呢就喊上班了,真是扫兴!想归想,心里还是感觉到事情严重了,急匆匆的往单位赶去,街上已经有人在带着口罩行走了。来到单位,春节值班的林书记和刘副局长已经到岗,办公室开始给我们分发放假前收回的公车钥匙。没有多的语言,认领第一件任务,各片区都有群众受肺炎疫情的影响开始抢购大米,我开着车去苏坝维持市场秩序,一家一家的走,发告诫函,统计存量......,彝族区乡的经营场所大多是生意住家二合一的,又是过年期间,家里回来人多,喝酒的也多,那味儿贼大,我才想起来戴口罩的问题,打电话问了几个做药的朋友,都没有货,心里开始有点慌了,想起去年8.2洪水,单位在农贸市场铲死鱼,剩下的口罩没留下,心情仿佛是丢了一个亿。晚上局长召集紧急会议布置任务,第一次从官方口中正式得知了疫情的严重程度。工作要求就一个字:急!

(检查农贸市场)

  27日,大年初三,钟南山发表电视讲话,说新冠病毒来自野生动物,再次确认了肺炎人传人的事实,县政府正式发布禁止群体性聚餐,关停全县娱乐场所的文件,今天我起的比我妈早,因为按昨天单位的安排部署,从今天起紧急关闭全县所有活禽交易市场,七点到岗,天才蒙蒙亮,一群市场监管人活跃在农贸市场最脏乱易感的区域,一家摊位一家摊位的做工作,一个鸡笼一个鸡笼的搬,经营户不理解,只能反复的讲政策,讲人情,磨嘴皮子,一地鸡毛,一手的鸡屎。中午有好消息传来,单位领导千方白计筹集到一点点一次性口罩,出外勤的一线职工每人限领一个!中午关停大型聚餐的酒楼,严查经营野生动物,每台冰柜都要打开看,一件货一件货的翻,检疫发票一张一张的看,进货台账一笔笔的核对。傍晚开始关停全县的茶楼,棋牌室,这项工作数量之多,分布之隐蔽,业主之不配合,说什么市管局的人狗拿耗子,无权进入私宅,穿着制服装大......我们都忍,市场监管人危难关头工作不分份内份外,只为有利于疫情防控。我们联合公安的同志,发现一家坚决关停一家,一天内劝离900余人,晚上十一点多才回到家,我妈问我:听说外头缺米哦,去买点不?我说03年抢的盐巴去年才吃完,你还是消停点吧,累了,不想搭话。

(关停台球馆)

  28日,大年初四,每天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学习强国”听新闻,专挑肺炎的听,倒是不想挣什么分了,就是想听听又新增了多少病例,死亡了多少人。那些疑似和确诊数字背后,是一个个紧张焦虑的家庭,那些死亡数字的背后,是一个个破碎的家庭。今天继西城国际之后井研县报告第二例确诊病例,乐山的气氛骤然紧张。在单位领到两小瓶酒精,酒精不能带走,执勤回到单位才能喷一喷。我爱人在信用社工作,每次清理完破钞残币是要用消毒液的。我买了一瓶花露水倒掉,去接了一点回来救急,毕竟我每天抬鸡笼,翻冰柜比她数钱要危险一点点。单位每天中午开例会,通报情况,布置任务,同事们的对话变得很少,语言都埋在薄薄口罩下。中午食堂吃饭大家更是小心翼翼,没有了往日活泼热闹的气氛。今天天气不错,想起席慕容在《写给幸福》里写过这样一段话:“在年轻的时候,在那些充满了阳光的长长的下午,我无所事事,也无所惧怕,只因为我知道,在我的生命里有一种永远的等待。挫折会来,也会过去,热泪会流下,也会收起。没有什么可以让我气馁,因为,我有着长长的一生……”

(处理消费者投诉)

  29日,大年初五,今天是我家原本计划请客的日子,显然是请不了了,我给亲戚们发了一条问候的微信,匆匆出门前交代老妈还是做一桌请客标准的饭菜,晚饭我们自己吃,生活要有仪式感,中午是回不来了,今天的任务是我和一位同事先去苏坝统计米面油的储备情况和督促经营户带口罩经营。同事的老公是老河坝乡卫生院的院长,接诊过从武汉打工回来的发热病人,算时间疫情开始进入集中发病的时候,他老公都不敢回家,害怕伤害到两个幼小的孩子,那种担惊受怕,说着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但工作还得往前冲,不能退缩半步。单位上给我们发了一个喊话的喇叭,一是保护自己少说话,二是播放录制好的防疫知识,但我没有用录好的宣传语,乡场上人来人往谁有功夫慢条斯理的听完那么多道道,我把它浓缩录制成了两句话,带好口罩!带好口罩!挨家挨户,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吼。遇到一家仍然还在营业的台球馆,我冲进去夺走了客人手里的球杆,驱散了人群,收拢7根,我告诉老板我要把它没收了,其实作为执法者我心里很清楚,这一没封条,二没文书,跟抢劫何异?但是特殊时期我们只能用说服连带恐吓,后来老板求情,我让他十五天后来取。今天所见,市面上老百姓对口罩的需求越来越紧缺,已经有人开始撕春秋裤自己做了。从不在药店工作群里说话的我,冒了第一个泡:”非常时期,人民群众有需求,希望大家不要畏首畏尾,该进货的还是进货,要相信政府,做生意凭良心,讲诚信;法律是冰冷的,但请相信执法者还是有温度的人。”

  30日,大年初六,科比死了,死在三天前,我是今天才知道的,立马又感觉真的是人生无常,今天县上通知关闭的范围已经扩大到火锅店,夜宵烧烤,麻辣烫。我每天早上七点开始守农贸市场,晚上十点还在巡街劝导偷偷营业的棋牌室,工作量之大,还天天都往人堆堆里钻,我觉得我和同事心态都有了微妙的变化。就好像有点臆症,老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发烧了,我每隔几十分钟就摸哈额头自测体温。但我们要调整好情绪,我们还要上门安抚排查出的湖北籍留在马边过年的企业家,领导反复交代,要严管,也要厚爱,要给马边创造良好的营商环境。今天开完例会,林书记让大家留下拍个抖音吧,一是防控疫情宣传的需要,也是给大家留下点影像,我默默拿出党徽带在胸前。我也想过要是感染了,就把自己隔离,多休息、多喝水,也不告诉家人。我儿子八岁,女儿十个月,我也输不起,但我们无路可退。

  若有战,召必回,一个电话通知,取消春节假期全员上岗,大年初二我们就都投入了阻击疫情的战斗。加强市场监管,保证市场供应,保持物价稳定,在疫情面前,市场监管人自愿选择逆行。不计报酬,不畏生死,只为让疫情早些结束。我只是我们中最普通的一员,这群忙碌辛劳的身影,支撑他们在寒风中坚守的,不只是一份工作,而是一份责任。他们家中的妻儿父母,也在翘首以盼。但是相比千家万户的团圆和安宁,他们更愿成为幽微处的一簇灯火,默默照亮烟花散尽后的回家之路。

(方志杰)

免责声明:中国食品报融媒体对页面视频、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本网站转载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